伦敦代购现货虾炒栗子🌰🍤

伦敦。夏乏晚期。
凛泉是心肝宝贝。
是个傻白甜。现充,沉迷游戏,所以蜗牛速码字。
谢谢你点进来看我!有点害羞(。)
谢谢你喜欢凛泉!他们是最好的。

【占Tag致歉】

🌸仿官画风自印レオ无料,一不小心印多了回家糊墙,有没有天使来拯救一下˚‧º·(˚ ˃̣̣̥᷄⌓˂̣̣̥᷅ )‧º·˚
🌸给个地址就给你装信封里邮过去,材质是【小相卡】,随机掉落背面签绘什么的虽然根本没人想要x
🌸如果能当明信片交换就更好啦,爱你们_(:3_!!!想要就私信我好啦!
🌸这么可爱的レオ求收留呀~♪uchu——☆

【凛泉】新手父父的自我修养。

沉迷游戏和武林外传我大概是废了,废了废了。
非常非常普通的小日常。
养了孩子真是亲热也不行了啊。

🍼🍼🍼

凌晨时分从睡梦中被孩子哭声吵醒的两个人都是懵逼的。

濑名泉拉长臭脸爬起来坐在床边发呆半秒,拖着鞋到婴儿床边。摇篮里的小家伙脸皱得丑丑的对着他哭红了眼睛,小手小脚挥舞着就像被撞翻的甲虫玩具。他拿起一边桌子上拆开的尿不湿,异常熟练地帮孩子换好了尿布,又擦干净手软趴趴瘫倒回了床上。

朔间凛月眯着眼睛磨蹭着将他包回被窝里,手脚乱七八糟地重新扒住自己的大型抱枕,虽然被吵到睡意消散却一点醒过来的欲望都没有,他轻舒了一口气,鼻翼蹭着人颈间寻向那若有若无的奶香味。

最近频繁的通告接得两个人连作...

【凛泉】Reality -谨慎上车。

备考到三月份好不容易考完了破势还多,最近的人生浪费在学开车上了复健拖到现在,我大概是个假的凛泉p。

无逻辑滚床单系列,我只想看他们在床上妖精打架。

演艺圈前后辈设定,车技越来越差了想死()请注意谨慎上车。

PS:拍床戏其实很痛苦的没有我掰的这样容易让人冲动(。))

锃亮的皮鞋在木质地板上敲打的声音沉闷中带着些稳重,朔间凛月将目光从薄薄的台本中抬起,不远处的男人皱着眉听助理喋喋不休的样子分外引人注意。

或者说对方本身就是个吸引人眼球的存在,就算是身为演艺圈新人的朔间凛月也不可能不认识,灰发,蓝眼,出色的外貌看起来认真又冷漠,似乎极不好相处——身披万千赞赏和荣耀的人,濑名泉,就艺龄来说他...

【凛泉】Take me to Heaven -1

备考期间简直拖延晚期,沉迷学习写了一堆脑洞都没写完,即将成为失踪人口,死目。
🌸 法医栗×天使泉
🌸天使设定参考双皮奶

「I could tell straight from the moment that we met.」

朔间凛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前尸体腐烂的气味令他的鼻子很不好受。手术刀在指间来回飞转了好几下,犹豫着要从布满尸斑的肚皮上哪一块下手,直到最后一旁忙碌的老法医实在看不下去了才一把把他赶出去给痕检科的同事帮忙采样。

他摸了摸手心的灰,一边趴在地上喷着试剂一边思考晚上去哪家小餐厅解决温饱问题。

身为刚刚走上岗位的小法医,朔间凛月在工作上做得最多的也只是帮老...

【凛泉】Jingle Bells Ringin - 下 -

我拖延,我有罪。(

写的时候在听安室奈美惠的《White Light》,耐听的老歌,巨浪漫的圣诞气氛,还有Before you exit的《Settle for less》,恋爱的感觉。...

-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礼堂上方的魔法雪花越飘越大,仔细静下心来还能听到清脆动听的咏诵旋律。濑名泉发呆一样叼着勺子盯着眼前堆得高高的水果蛋糕,陷入长久的沉默。

“啊啦——小凛月今天看起来似乎没什么胃口呢?”旁边的鸣上岚停下切吐司的手,有些关切地打量着,“相反小泉反而吃了不少,嗯...小凛月是想留着肚子到晚上吗?”

朔间凛月又往饼上舀了一勺蜂蜜,一本正经地回答,“熊~间只是没睡醒而已,鸣君你不用太...

【凛泉】Jingle Bells Ringin - 上 -

拖延兽们总是要在觅食的时候才会将他们抓来的人质放出去遛弯片刻。
HP paro,时间太久了忘记HP怎么写了,疯狂撞墙。
分两篇。第二篇25号左右放出。

-

这是个包装得精致至极的礼物盒。

黄檀木的魔杖尖扫过那条看上去闪闪发亮的丝带,鸣上岚托着下巴语调轻快地开口。

“要拆开来看看吗,小泉?”

濑名泉撕下本子上的一页揉成团扔进壁炉,跳跃的火舌瞬间将它吞噬得只留下一缕轻烟,他伸了个懒腰目光瞥向鸣上岚站起身。

“随它去好了,都说了不要随便帮我收这些没有署名的礼物…说起来该到门禁时间了吧,レオ那家伙还没回来?”

“嗯?国王的话应该在桃金娘那里,人家听他说在盥洗室可以接收到特殊的inspiration...

【凛泉】请你们两个好好打电话。

差不多是个濑名先生的番外..补一下,冬天真是让人倦怠的季节,磨了三四个星期,有大半时间都是放弃码字回被窝睡得昏天黑地。

❀电话PLAY,试图当司机失败。

❀泉视角,栗子全程声音刷存在感。(

❀醉驾上了车我也不负责。


http://ww3.sinaimg.cn/mw690/88032862gw1fa9kjc0dorj20c85e94qp.jpg


后记:


挂完电话的濑名先生在听到“Housekeeping”的询问声之后草草收拾床铺穿好睡袍开了门,然后被某个空降的伪装成客房服务员的家伙捂着嘴推回了房间。

“……熊——!?”

“嘘、先生您好,请问现在可以...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6]

写完惹,瘫。


-


三秒。

两秒。

一秒。


濑名泉停下了前行的脚步,将目光缓缓投向镜头,片刻后剔透双眼逐渐蒙起一层水雾,止不住地落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他单手向前方微微探出,似乎要抓住什么虚无却向前一个趔趄,站在不远处的女主角看着他合上了眼,一脸不忍地转过身背对着。

直到导演喊停濑名泉才抿了抿唇重新站稳,随即熟练地收起了情绪,妆容精致的脸上依旧挂着泛光的泪痕,他抬手接过化妆师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泪,抬头向着导演的方向看过去。


“不愧是濑名君啊,”于身份来说过于年轻的男人快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毫不吝啬...

【凛泉/濑名泉1102生贺】初体验.

大概最近才会有空把隔壁那篇结局写掉,因为一直在忙濑名泉的生贺各种,内疚地跪了。

两个特别羞耻的名字来源于笑咲的提议,不要找我请去找她的麻烦。(不是这么说

最后,濑名泉生日快乐。


-


这是濑名泉在梦之咲的第三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大概是被上帝看不顺眼拿去擦鼻涕用了,忽然之间充满了戏剧感。


一切源头来自于这个看似风平浪静的早上,濑名泉刚进入3A教室就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几个同班在他座位旁围成一圈,看见他出现脸上多少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最先开口的是羽风薰。

“濑、濑名…”
“你干嘛这副表情啊?”
濑名泉嫌弃地打量了他一眼,走过去单手推开他让自己挤进了那个小圈子...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5]

CD2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凶手是凛月和泉!


-


濑名泉的目光自打那个人上台之后就没从转播屏幕上移开过。


几万颗星安静地穿梭在苍夜之下不停跳跃、闪烁,微弱的光芒缀出澄澈星海,而最璀璨的一颗则独自栖伫在灿丽中心释放缤纷光彩,晚唱一曲编织成静谧深情的娓娓回响,他好像融化在广泛的谧海之中与那道歌韵流连,捉住乍现光点逐渐下沉,直到音乐停止才从呢喃夜情中清醒。


朔间凛月的声音忽的响起,轻得像呓语。


“……感谢听完的你们,其实本来我没准备唱这首歌的哦。”

“因为意外才让你们听到它,该说是巧合还是命运呢♪我可是打算私藏...

医生泉,让我偷偷嘟囔着抱怨一句……我刷了五分之一的银行卡余额才拿到了一张,要死了,一边哭一边抽……濑名泉你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没抽到的时候绝望得我都想退坑了(。)
之后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写抽不到医生泉的栗和泉的制服play。
大概那个凛月就是我的化身吧。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4]

不管,我想写这个画面很久了……。

歌是高嶺の花子さん,大概快结束了。(


-


14


隔着舞台都能听到外面观众席传来几乎可以掀翻屋顶的欢呼声,濑名泉理了理西装衣领上的小麦克风,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面前电视上播出的现场画面。

“差不多可以去准备了哦。

在工作人员进来通知之后,五个人便跟着接连走向了快速通道。濑名泉走着走着手臂忽然感觉碰到了什么,抬眼才发现朔间凛月靠到了他的身边。


“小~濑,演唱会结束之后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


濑名泉下意识地望向朔间凛月,昏暗光线中那双黑猫一...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3]

濑名泉先生立了个Flag。(闭嘴

-

为演唱会拍摄最终宣传照的时候,鸣上岚不经意间注意到濑名泉摆造型时动作的不自然,长久一起合作拍摄的默契让他在对方下场休息时笃定地拉过来询问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得到的回答是被家里的猫绊倒让桌角磕到了膝盖,濑名泉边说着还边一脸不爽地指了指右腿膝盖处。

“裹了纱布,稍微有些不方便。”

“没关系吧?人家可是很担心的啊。”

“嗯、没什么问题,基本不会显得动作太僵硬。”

另一边趴在椅子上睡得昏天黑地的朔间凛月在泉和岚下场后,就被他们的末子拎起来带到了灯光前,睡眼朦胧地放空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打起精神依照摄影师的指令做出动作。

“看起来小凛月最近精神也不太好啊...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2]


困死我了..。他俩真可爱,我纠结的要死。

BGM可以配个AGA的Wonderful u听一下..写的时候没东西听循环这首几十遍了要。

-

时光像是被打碎了的琉璃倾数撒在濑名泉心里,凌乱的,五彩斑斓的,晶莹剔透的,等到回过神的时候,他的眼里只剩下了朔间凛月笑意盈盈的样子。

对方的态度,他一直很想知道的内容,现在,全部,赤裸地摆在他面前等待他的回应。很明显在这方面朔间凛月拥有远比他强大的心态,而是时候到他做个明确的答复了。

濑名泉深呼吸,目光直直地落入对方眼中然后低声开口。

“以前你这家伙整天就知道躲起来睡觉,连Knights的训练都要我满学校找…有时候真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你一——点都不...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1]


就算课少每天也活得很累。(
插曲某个交响乐版本的抽积木,网易云可以搜到。

-

后来进来的几个Knights成员准确地避开了濑名泉和朔间凛月亲密到异常的时间点,以至于泉投向他们的眼神都有些带着做贼后怕被抓的审视感。

这两个人没有主动开口提,他们也就没有暴露自己已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误会)的事实。久违地一起上台,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排练上才对。

Leo走到一边放下背包,“啊、阿濑,修改的策划带来了吗?”

“带了,真是的…国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有点长进,至少给我的修改意见不要像涂鸦一样——”

“唔喔!总是像老妈子一样抱怨皮肤会变差的哦阿濑!”

濑名泉啪地一声用力把策划案拍在了Leo的脸...

我大概是个废的了。

【凛泉/凛月922生贺】The lost piece·泉side

和 @笑阿咲 的联文生贺❤

我爱凛月凛月爱泉❤

❀双方大学生设定,失忆梗/恶魔设定

http://langzhizhi.lofter.com/post/1d71ff04_c69cd56  凛月side走这里!

❀写得很匆忙,很多细节没有细化到,以后会在别的文去写凛泉更详细的感情啦!

-

濑名泉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恋人。

 

他望着一直延伸到夕阳那边的道路陷入了沉思,明天就是身边这个被无数礼物包围的人的生日,他试图从脑子的某个角落挖掘出落满灰尘的言情片段,让自己得到创造别致礼物的灵感。

 

有些烦躁又有些无奈,...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0]

 王骑啊……(。
一个让我没钱拿到医生泉的flag。

-

天气差不多入秋的时候Knights演唱会的准备训练进入了尾声,濑名泉和朔间凛月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同居生活也过了将近半年……不,准确的说是朔间凛月赖在濑名泉家里不走的日子。

媒体躲避工作做得很辛苦,凛月对外宣称是投入拍摄顺带进行唱功方面的深入学习而暂时不参加活动,事务所对他提交上来的理由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拨给他更多的自由时间表示不反对。

 

凛月抱着睡着的英短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坐在台灯前盯着电脑屏幕许久的濑名泉摘下耳机,回头看了这两只睡相都不太好看的家伙一眼,叹了口气起身从柜子里给他们换了一条毛毯盖好。

那...

一个脑子里塞满报表和数字的商科生,整天都想着写cp他们多可爱多可爱,真正动笔的时候却觉得他们仿佛老夫老妻,那些甜甜的日常因为太日常了只存在大脑里写不出来(……)
好的,这不是我拖延的借口。(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9]

喵。

-

凛月觉得濑名泉有点儿不开心,但是对方却什么也没说就跟着自己一块离开了片场。

和休息室的经纪人打了一声招呼,凛月戴上帽子口罩上了濑名泉的车。车顺着复杂的路线驶进了一条他不太熟悉的街道,他歪着脑袋窝在副驾驶上思考了会,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开口。

“我是不是该开心一下…小濑这是在吃醋吗。”

“哈,你在说些什么?我可没有因为那点小事吃醋生气啊。”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反驳回答,凛月侧过头看到午后阳光温柔地穿过玻璃照射在濑名泉身上。对方虽然嘴上一点也不饶人,但是脸颊泛起的可爱红色却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就连那因为反驳他而紧皱起的眉头也在自己了解泉的想法后顺眼起来,凛月忍不住低笑出声。

 ...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8]


沉迷微微,无法自拔,仿佛忘了自己要写什么。

-


濑名泉一直觉得自己的未来仿若万千丝线纠缠不清,因为公众人物的发展根本无法预测——也许他也在期待一个帮助他共同规划未来的人。即使如此谈起这个问题濑名泉心里也早就想好了足够官方的说辞。

“关于这方面,我暂时还没有太多的想法。”濑名泉嘴角噙着礼貌的微笑弧度,“虽然家庭大概是要在工作脚步放缓之后才会考虑的事情,我还是希望可以和心仪的对象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

“濑名先生毕竟是如此优秀又备受公众瞩目的模特,那么请问您是否有心仪的对象呢,或者、可否说说您的理想型?”

被问及到这样的八卦泉也没有太多的意外,毕竟他出名这么久却鲜有绯闻,是个娱...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7]

濑名瘫.jpg


-


人在事后的反应有很多种,而濑名泉很显然属于原地害羞到炸裂的那种。
落地窗被厚厚的窗帘遮掩着透不进一丝阳光,昏暗的卧室里旖旎的气息久久盘旋,偌大的双人床上黑发的男孩子搂抱着怀里的人睡得正沉。濑名泉从睡梦里醒过来,迷迷糊糊睁开眼便看到凛月浓密细长的睫毛近在咫尺,他吃力地动了下脑袋,昨天的记忆瞬间如潮涌入大脑。


濑名泉忽然感觉到脸颊一阵酸痛。
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


被人拥于怀中的姿态让泉的身体动弹不得,他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轻轻拍打在自己脸上连带着肌肤都开始疯狂升温,有些惊慌地垂下眼眸试图放空自己,故作冷静开始在心里整理凛月醒来之后交谈的措辞。


墙上的时钟正...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6]

趁着空闲去搞了搞MMD,然后发车开始花式难产。

这篇除了简单的车没别的了,本来想接着写剧情但是怕自己刹不住……。

向笑咲现学了一把怎么加外链(。)

决赛开始啦!飞快地跑回去给奶次蓄力!

http://ww1.sinaimg.cn/mw690/88032862gw1f742rp1lltj20c83biaoz.jpg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5]

累的不行,总选举之后我能咸鱼一个月不带动的。
之后可能会开个三轮车,从小尺度写起。
总选举Knights加油!

-

濑名泉侧过身抬起手臂,光洁白皙的手背抵在脸颊边,手上的男式婚戒半隐半露地对着镜头,眼睛微微眯起扬起成熟男人的微笑。

“灯光,往右边再打一点。”

摄影师低头看了一眼相机思考着冲边上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确保镜头里的濑名泉是完美无缺的才伸手按下拍摄键。

几次调整后听到最终的快门声和摄影比划OK的指示,镜头前的模特这才松了口气恢复了放松的姿态,低头又打量了几眼手上华贵的戒指,濑名泉曲指将其摘下交给一边的工作人员。

“辛苦了——最后还有一场,请濑名先生您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我们补...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4]



·今天过节?过什么节?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冷漠的上班单身狗。
·本来想单独带他们开个车,太忙了没租车的时间(。
·您的好友月永leo已上线,微leo泉。

-

leo那家伙,飞过来都不知道预先通知他一下的吗…光告诉凛月了,他才是knights成员在这个城市的东道主啊?濑名泉有些烦躁地推了推墨镜,盯着那个随着人流走出来的橙色身影。

“唷吼——☆喔!阿濑你这是什么鬼样子啊哈哈哈哈哈!”

“闭嘴,什么伪装都不做,你还真是一点艺人的自觉都没有啊笨蛋leo!”

啊啊,吵死了。

凛月在旁边双手插兜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个人久违的吵嘴,似乎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leo...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3]

我的心中仿佛是这么一个画面,一头毛绒绒的熊每天都会爬上山顶去慢悠悠的舔一朵傲慢摇曳着的花,但他就是不摘也不吃(……)

“那么就这样,我先走了濑名先生,明天早上记得准点在门口见面。”
“好好——”

送走了经纪人濑名泉这才有时间好好静下来,新的广告合约签订预示着他未来的档期也不会有半刻空隙,将身体狠狠抛进柔软的沙发里,泉揉着头发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电视里播放着最新的娱乐新闻采访,凛月的名字不出意外的出现在了放送单上,即使只是在剧里客串都会受到这么多的关注,该说不愧是有无限潜力和才能的新人啊。他懒洋洋地抬眼看着屏幕上开始播放凛月戏份的先行cut,自从对方在自己这里住下之后他才知道毕业以后的朔间...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2]

经历了动荡的一周,上海的橙色高温让我下班回家只想洗澡睡觉...还有疯狂的BML的一天。
写一点睡一会,然后就拖到了今天。跪
怪谈的凛泉好甜啊!!!(。)

-

濑名泉承认自己对上凛月眼睛的那一刻竟久违的有些想躲避,拍摄的时候却又毫无理由地放心不下。理好西装外套对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了声辛苦,他推门离开了摄影室。

“今天出来得很早啊,濑名先生。”经纪人坐在轿车驾驶座上感叹。

泉坐进车梳理着额前的刘海低声抱怨,“稍微有些在意,家里来了个大——麻烦。”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这是黑历史遗留问题。”泉毫不客气地把凛月归了归类,语气里满是傲慢的任性,旁人却可以轻易察觉出其中特殊的感情。

经纪...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1]

过着日夜在旅途上奔波的日子,整天身心疲惫,靠着es和粮过活。

写着写着发现更新并没有多少泉的戏份[。]充满了单箭头单箭头和单箭头..捂脸,下一次就会有了。

两个人要是面对面坐下来我总觉得难免要开车...高岭之花迟早要被熊爬上去拔下来吃干抹净啊。端庄.jpg

朔间凛月在工作之后日夜颠倒的习性都被迫改掉了不少,忙于奔波各地录音室和舞台,好好休息似乎都成了最奢侈的客套话。朔间零有时候会给自家弟弟打个电话,电话里不经意感叹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拼命了,不是你的风格啊,凛月懒散的语气似是盖住了浓厚的疲惫感,有一下没一下搭理着零说啊啊~我要挂电话了。

人在寂寞的时候闭上眼都是不想忘记的过去,所以凛月...

存.贝原茂平自戏


缜密严谨的社交手段,一丝不苟的干事作风,灵活应变的公关意识,当初被自己贴在房门每日铭记的秘书守则突然就被人轻易地打乱,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懊恼地揉着额角,低头看向手里标满注音的发言稿轻叹秘书之途多舛。
不远处顶着总理的脸却满面蠢样的笨蛋男人虽不想承认但确实是总理之子武藤翔,明明已经是大学生阅读能力依旧仿佛停留在小学生阶段。之前对方不明原因地和总理交换了身份,而后连续不断在媒体前出的洋相简直不堪回首。轻皱着眉头放下笔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起身面无表情地将纸张递给了人。

“翔,这是明天和OPR投资方见面的发言词。对方是国内稀有金属进口的重要合作对象,把握住这一单对民政党公民支持率会有很大的推...

【凛泉】高岭的濑名先生[0]

想到啥写啥的我,喜欢凛泉喜欢好久终于决定写点什么....。
前边都是叙述式写得我都快睡着了(。但是!!他们俩真可爱!!!
挖坑不填爱好者,默默给自己一拳。
名字来源于高岭的花子小姐,被其中的一句歌词戳到了。

君の恋人になる人は モデルみたいな人なんだろう
能成为你的恋人的人
一定是像模特一样的人吧

【凛泉床♡伴设定   凛→泉】

-

濑名泉在毕业典礼的二年级队伍里没有见到朔间凛月。

大概又在哪里睡得昏天地暗了吧,他无所谓地想。照相机里塞满了自己长年累月积攒的游木真的照片,一张自己和凛月的合照忽的跃入眼中。对方眼里带着隐隐笑意举起相机,对着趴在练习室桌子上休息的自己比了个兔

© 伦敦代购现货虾炒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